返回

第13章 打不过,能怎么办?(求票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
  第13章 打不过,能怎么办?(求票)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咱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——”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“靠!谁啊?找死呢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俗话常说,人逢喜事精神爽,春风得意心情佳。

    林小凡在机缘巧合下凭着自己的瞎胡闹一通,竟医好了陈年老伤,还顺势飚到了灵徒巅峰之境,心里美哉美哉的,所以现在这厮跑起步来如戴宗绑了甲马似的脚不沾地,又快又轻松,同时竟哼着小调,好不得意。

    可是,物极必反,乐极生悲。

    就在他“高兴”到无边的时候,这后山的小树林里突然蹿出一大团肉球,飞扑而来,那来势如猛虎下山,速度极快,带着“呼呼”的风声。

    这是埋伏?

    好晕!老子只是跑个步,竟也遭到埋伏?

    似乎前身没得罪过谁,而自己也只是砖拍胖子而已,可没和谁起过冲突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林小凡虽然思绪如飞,但本能反应极强,想也不想,往旁边一个错身,转身就是一脚,正中来人之臀——皮糙肉厚,莫非真的是那个胖子?

    心中虽然疑问,但是林小凡是忍不住叫骂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“噗通——”

    来人被林小凡一脚中臀,惨叫一声,顺势拐了个弯之后,撞在小路边的大树上,再次惨叫,同时竟撞得大树“哗哗啦”地掉落无数的叶子,可见来势的确凶猛。

    待尘埃落定,林小凡满怀戒备地看着那个胖胖的身材,一直看到他的脸,那几颗几要飚浆的痘——靠,果然是这死胖子!他居然胆敢违背“伟大的骑士精神”,背信弃义,时限未到就在此埋伏报复,“天理”何在?

    是可忍,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林小凡俊俏的脸庞此时阴沉如水,右手早已摸出藏在袖子里的板砖,冷冷地看着正在蠕动准备起起身的胖子,他如果不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,自己不介意立马挥起板砖,让他明白花儿为什么那样红。

    林小凡刚穿越过来之时,手无付缚鸡之力尚不怕他,现在和胖子一样是灵徒巅峰,哪还惧他?

    殊不知胖子更是暗暗叫苦,有苦难言。

    胖子慢慢起身,使劲地摇着硕大的头颅,显然迷糊不已,看来这与大树的亲密接触程度着实不轻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奔跑极快,再加上他体重极重,这势能还能少了?再则,林小凡那一脚看似平凡,但实际上却暗含巧劲,以四两拨千斤之势将胖子的变向,同时再送上一脚之力,所以胖子就严重悲剧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胖子就是胖子,虽然和大树的撞击看似十分惨烈,但是他皮糙肉厚的,再加上又是灵徒巅峰,一身皮囊被灵气洗刷多时,所以除了不可避免的一时硬伤之痛,倒也无碍,迷糊之后发现自己所所撞之人竟然是林小凡,不由大吃一惊,再看林小凡脸色不善,板砖已经上扬,知道自己言语稍一不到位,那可恶的板砖就会如雨点般落下,想想上次的惨状,胖子打了个哆嗦,赶紧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有急事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时,胖子心中才疑惑过来:咦?这是怎么回事?老子一个强大的灵徒巅峰,居然会怕一个体弱多病的废柴?

    胖子偷偷打量了一下林小凡,发现这厮依然是那么美,那么瘦,可是除了满头大汗,和那因激烈运动而红润的脸庞,倒看不出丝毫体弱多病的样子,难道他的身体好了?再有,刚才挨的那一脚,似乎力道也极大,他又这么大的力量?更令人的疑问的是,他这个小身板是怎么让自己猛然变向,而他却毫发无伤?

    胖子表面脸色惶恐,心里却

  第13章 打不过,能怎么办?(求票)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