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二章 风水很重要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
  第二章 风水很重要 (第1/2页)

    西山堡前院靠近中心的位置,有一圈由高大黑松围起来的场地,很开阔。这里的空气比桃花碧周围更凉爽,内里充满了浓郁的灵气。是一处由阵法控制的修炼场地,谓七星阵。新招收的男弟子平日里就安排在这里修炼,桃花碧周围是女弟子修炼的场地。

    今天招收新弟子的场所就安排在了七星阵。此刻,阵内的北方站着几位西山堡的当家人,分别是身着紫红袍的堡主西门大阳、蓝袍大总管范长吾忠,暗红袍长老蓟瑜,暗红袍长老糜熘,暗红袍长老褚琴,大红袍大师兄索风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后则站着两排老弟子,男弟子清一色的蓝袍,女弟子清一色的粉色袍子。

    堡内的着装有严格的规定:木念境的着青袍;铁念境的着蓝袍;铜念境的较特殊,初境着大红袍,到了中境和上境都是暗红袍;银念境的着紫红袍。至于金念境的神级强者各堡中都不存在,着纯紫色袍子的身影也就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都到齐了吧,下面点名,从女弟子开始,点到的要回‘在’,站到褚长老旁边。”西门大阳高声发布命令,他的声音洪亮,用上了一丝念气,穿透力很强。

    新弟子入门的过程很简单,许多工作提前都做了,都是西山城的子弟,大多数知根知底,现在要做的就是点名对号,验明正身罢了,至于考试与选拔的过程在此之前都已做完。

    女弟子不多,一共十名。女弟子的着装与男弟子不同,她们在木念境都身着淡粉色的袍子,这倒是与她们花季一样的年龄相匹配。到了铁念境淡粉变粉红,进入铜念境以后,男女不再有区别。

    “琴音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当范长吾忠第一个喊出这个名字,随着一声清脆悦耳的回‘在’时,站在人群中的白袍少年的心跳突然加速,直觉告诉他,这个叫琴音的女孩就是花海中突然闪现,又倏忽消失的那张桃花脸的主人。

    一身淡粉色袍子的琴音脚步轻盈地走出人群,来到距离褚琴近两丈远时向着褚琴深深鞠了一躬,然后悠然转身,静立在那里,脸上一抹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是她,果然是她,琴音,她叫琴音,名字与她的人一样,都是那么美!

    白袍少年的眸子越来越亮,却在倏忽间走向暗淡。

    至于被点到名字的弟子为何要转身面向堡外,是因为最后有两个仪式要做,一是向自己的父母和培育过自己的师长拜别,致谢;再是向西山城告别,三年内他们不能踏出堡内一步,这里也有发誓,背水一战的用意。

    琴音的沉静被一道目光打破了,她已经是木念上境,对“特殊物质”的感应很敏感。她是第一个站出来面对众人的,理所当然地要接受众人目光的审视,这个心里已经有准备,所以,面对众人时,她的神态很淡然,哪怕是三十名年轻弟子们火辣辣的目光齐聚她身,也丝毫改变不了她的心境。

    有一道目光却很特殊,它以高能量的内涵,突破所有人的目光,射穿她心灵的防线,直接印到了她的灵魂上。

    琴音心神一个激灵,深吸一口气,努力稳住心神,带着一丝恼怒,循着心神的感应,扫向人群。

    然而,那道目光消失了,她只在人群里看到了一个白袍少年,神情暗淡,却鹤立鸡群,他高出众人一个头。

    这个白袍少年是谁?他也是要入堡的弟子吗?可为何站在送行的人群里,还穿着白袍?新弟子不是都换上了青袍吗?

    带着这些疑问思考着,不知不觉中她的身后已经站满了十位女弟子,而那边男弟子们也开始了唱名。

    很快,三十名男弟子全部在蓟瑜和糜鎏的身前分两路纵队排列好,按照预定的招收指标,现在已经名额满员,核对无误。

    范长吾忠看向西门大阳,西门大阳抬头挺胸,准备为新弟子们训话。一道声音却突然打破了七星阵内短暂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我拉下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白色的身影走出了送行的人群。

    寂静被打破,七星阵内一片嗡嗡之声,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看向了这位白袍少年。

    西门大阳凝眉扫向白袍少年,微微转头问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范长吾忠早已认出了白袍少年,正要出声呵斥。听到西门大阳发问,忙道:“白凰,这孩子有病,今年十六岁还是个白丁,这次招收新弟子没有

  第二章 风水很重要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