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5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
  第5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(第2/2页)

豆角和梅豆全都刚刚长开,至于篱笆墙上的方瓜秧子,更是只开花不结果。

    一大家子,上有老下有小的,总不能只吃凉拌黄瓜吧?

    一时间,吴涛也有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。看着方瓜秧子上的朵朵喇叭花,心忖老妈忙得已经顾不上这菜园子了。这么多花朵,肯定要掐掉一些,才能让剩下的方瓜长得更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吴涛心里一动,有了!

    片刻后,看着篮子里小半碗的方瓜藤,和打理得错落有致的方瓜花,吴涛知道,第二个菜又有了。

    进到菜园子深处,看着三茬刚散开叶的韭菜,吴涛一咬牙,割吧,割了凑一盘!

    踏过韭菜地,就到了园子的东头,那是一小片甜瓜地,凑不成菜。就在他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,余光忽然瞥见了篱笆墙上的丝瓜藤。

    沿着丝瓜藤一扫,果然发现两根尺把长的丝瓜已然长成。嘿,四个菜终于凑齐了。

    长舒一口气,吴涛回头出了菜园子,正准备回家。隔壁的花婶露了头,冲他招招手道:“今儿你做饭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真行!”花婶啧啧道:“把韭菜拿下来,我给你择,择好了让黑蛋给你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麻烦你?”吴涛推辞。

    花婶二话没说,将篮子里韭菜拿出来道:“左右我在家也没事,黑蛋且还得哭一会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花婶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花婶一摇一摆地拿着韭菜回了家,吴涛暗自轻叹,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。

    原本他觉得自己家一顿饭连菜都凑不齐,已经够可怜了。

    可再想到花婶一个人,三十不满的女人家,独自带着黑蛋这个拖油瓶,娘俩吃饱,全家不饿的,那苦楚就更别提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花婶的魅力在这十里八乡的,远近闻名。当初她嫁给黑蛋爸的时候,吴涛还只有吴江这么大,却依然看直了眼,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,这新娘子真他奶/奶的漂亮。

    抛开杂绪,转身回了院子,正迎上老娘张惠兰端着一大匾蚕沙出来。

    “哟,涛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饭还得等会,一屋子的蚕还没忙完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妈,你和爸接着忙蚕桑。饭我来做,保管让你们忙完能有口热饭吃。”

    张惠兰狐疑地看了从没下过厨房的大儿子一眼,眼下也只有这么办了。就算是半生不熟,也总比饿着肚子做饭强。

    实在累得没劲了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,一看水井边上的脏碗还在,小江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小江,不想吃饭了?出来洗碗!”吴涛的口气没有半点客气,绝对是亲哥。

    张惠兰拖着空匾回来道:“碗放那我来洗,江毕竟还小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别总护着他。”吴涛放下篮子,一边洗菜一边道:“黑蛋比他小一岁半,现在在家里啥都能干。你再看小江,连碗都不会洗!”

    “谁让黑蛋从小死了爸没人疼?我家江不用受他那样的罪。”张惠兰说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吴涛却是有些窝火了,也不搭老娘的话,只是语气愈发森冷:“小江,我数到三,再不出来洗碗,我跟玉皇大帝保证,你绝对没饭吃!”

    “一,二……”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