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5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
  第5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(第1/2页)

    身后传来黑蛋的凄嚎惨叫,吴涛蹬上车子,欢快地钻进爬满葡萄藤蔓的绿茵园廊,一溜烟地滑翔到青灰色的门廊前。

    “爸,妈,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一声呼唤,却无人应声。只有一条油光发亮的大黑狗冲了出来,围着他的人和车不停地打转。

    摸了摸大黑的脑袋,推车进家停好。院子里的煤炉上,茶水已经咕噜噜地冒起了热气,爷爷的房间里正亮着灯,八成是在看书,剩下两成是在看信回信。

    东屋门口一平板车的桑叶,透着清新的气息,看来父母一定在东屋蚕室里忙活。

    找来暖水瓶,将开水灌进瓶里。然后重新打满井水,放回煤炉上。一看炉膛已经快熄火了,只好找到火钳换了新炭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听到弟弟吴江的声音,吴涛当头就骂:“跑哪儿去了,炉子上的水开了都不管?”

    “我在花婶家和黑蛋玩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撒谎!”黑蛋的惨嚎还声犹在耳,这小子睁眼就敢说瞎话。吴涛回过头来,一眼瞥见弟弟嘴角残留着白色的雪糕,“又跑在哪里偷吃东西的?”

    八岁的吴江俩眼滴溜溜地一转,自觉逃不过哥哥的法眼,只好老实交代。

    “哥,爸妈忙到现在都没做饭,我都饿死了。所以刚才,黑蛋说请我吃雪糕,我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眼下正是忙桑季,家里这季养了三张蚕,三间东屋塞的满满的。如今蚕个头大了,每天吃的桑叶就要两三百斤,满满一平板车。

    每天天不亮就去采桑叶,一直要采到午后才能回来。桑叶采回来还要拌上药水,经过调制,才能洒给蚕吃。蚕吃完了要拉,吃得多也拉得多,所以得给蚕换蚕匾,倒掉蚕沙……

    这一通忙下来,根本没工夫正儿八经做饭吃,小江不喊饿才怪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就饿你一会吗?我来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会做饭,我怎么不知道?难道是炒鸡蛋?妈说那些鸡蛋不准吃,留给你中考带去补充营养的。”

    前世吴涛这个年龄,确实只会炒鸡蛋,那还是幼儿园时学会的本事。

    如今嘛,做顿饭又有何难?

    走进厨房一看,锅没刷,碗没洗,案板上残留着吃剩下的辣椒和蒜瓣。除此之外,连半颗青菜都没有,更别提鱼肉之类的。至于家里唯一的荤腥,那就是鸡蛋鸭蛋,早就被老娘藏在柜子里。

    好在米缸里还有着自家种的粳米,油瓶里还有半碗油。

    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将一堆碗筷扔进盆里,丝瓜瓤子一丢:“来,小江,过来把碗洗了!”

    “啊?哥,我不会洗!爸妈从来不让我洗碗。”

    “爸妈在忙,可护不了你!今天你不仅要洗,而且必须洗干净,否则不许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“哥,哥,哥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吴涛走出院门,声音才传回来:“摘菜!”

    家里有米没菜,好在这时节,院子外头的菜园子应该有青货能吃了。

    来到屋后的菜园子里,放眼一看,两排架子的黄瓜长势喜人。挑了几条个头差不多的放进篮子,这就有了第一道菜。

    回身一看,靠着篱笆墙的一排西红柿,只有指头大个果,远没到能吃的时候。

    后面的两排茄子、

  第5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